麻豆传媒新剧

百色无影甲平素穿在身上,就像是透明的一般。但在陈扬催动自身的宙力和百色无影甲的内部世界产生共鸣之后,便会发挥作用。

那命运牢笼在肚腹里,可以为陈扬随时调动。

至于大灭生死刀,天轮车则是放在储物手环里,这些是平素战斗需要用的,也不怕被人知道的。

做完这一切后,陈扬离开了魔鬼星。

修行了四年,进步并不怎么大。

如今陈扬在修炼上也进入到了一种瓶颈状态。但这也属于正常状态,基本上也没人那么快到达宙玄的。

飞出魔鬼星之后,陈扬并不准备回原始学院。

毕竟这次的主要任务星曜石还没有找到,而且回学院也没什么事情。

这一次,他也懒得乘坐各种交通工具了,就在虚空之中飞行。

也没有使用天轮车。

一路前行,大约飞了个十来天左右,也不知道到底飞出了多远的距离。

他来到了一个叫做沙海的星球。

粉红色裙装清纯美女甜美写真

沙海星里到处都是沙漠,水资源非常的少。

这个星球上,处处都是漫天沙尘,根本不适合普通人类居住。

永恒星域上有许多星球特别不适合生存,但永恒族的人需要这个政绩,他们将所有的星球都打造得能够居住。

比如沙海星缺水……

这没问题啊!

他们打造人工湖,每一个月送一次水来。

每次送水都是用上好的法器装海量的水。

沙海星上住了许多低等种族的一些人,他们在这里艰难求存。

沙海星的沙湖城倒是颇为繁华,那里也是有大型的交易场所。

陈扬来到了沙海星后,接着就直接到了沙湖城。

沙海星白天有艳阳高照,晚上则是冰寒透彻。

沙湖城的外围有大型阵法护持,让沙尘完无法进入。

在沙湖城里,那沙湖是一条非常漂亮纯净的护城河。

河水清澈,奔流不息。

在沙湖城里,谁要是敢往沙湖里丢垃圾,或者是做出污染沙湖的事情,那是绝对的重罪。

沙湖城的城主是永恒族人。

每个有利益之地的老大,一般都会是永恒族人。

城主叫做头陀渊,复姓头陀,单名一个渊字。

头陀渊早在三百年前就是宙玄境高手了,头陀家族的势力也是颇为强大的。

沙湖城与柯沃星的迷失城颇为相似,但也有不同之处。

那就是沙湖城里没有太多的规矩,并且鱼龙混杂。

可以打架,斗殴,乃至杀人。

城主头陀渊醉心修炼,基本是不怎么管事的。

如今在沙湖城管事的乃是头陀渊的徒弟连云坤。

连云坤也是宙玄境。

连云坤是个财迷,只要给他打点到位,他什么都可以容忍。

陈扬进入沙湖城后,发现这城市与想象中颇为不同。

进沙海星的时候,以为这个星球乃是荒凉野蛮之地。可来到沙湖城后却发现这里窗明几亮,街道干净无比。

不过这里并没有什么现代化的设备,也没有什么楼房,一切都很复古。

陈扬走在其中,觉得这一切倒有种异样的风情。

据说这沙湖城之所以是如此风格,却是因为城主头陀渊的个人喜好。

他就不喜欢那些现代科技的东西。

到达沙湖城之后正是下午五点,夕阳西下。

天边的残云如被染上了鲜血一般……

街上颇为热闹,来来往往有许多人,也有不少好吃的在贩卖。

逛街的人多是凯瑟人和永恒族人,卖那些小吃的多是其他种族的人。

凯瑟人托了永恒族的光,在整个永恒星域里那也算得上是人上人了。

陈扬在进沙湖城的时候,脸上就戴了类似高分子面膜之类的面具。他身怀巨宝,走哪儿都不会轻易以真面目示人的。

走了一截之后,他找了个酒楼,点了一些美食吃了。

虽然他吃丹药的人不会感到饿,但也是可以吃些美食满足一下肚腹**的。顺便打听一下这里的情况。

给那店家打赏了一些永恒币之后,就问到了这里最大的交易市场。

那交易市场叫做黑水市场,二十四小时开着门。

虽然沙湖城里没什么规矩,但黑水市场里是有规矩的。在黑水市场里是不能抢夺的,也不能强买强卖。

陈扬之后就虚空穿梭到了黑水市场的附近。

此时天色已经完暗了下去,空中有一轮人照的宝灯。

宝灯发出柔和的银光,让整个沙湖城沐浴在银辉之下。

黑水市场足有十万平方米,进去之后犹如走在一个小型城市里面。

里面的商铺鳞次栉比,热闹非凡,仿佛是逛灯会一般。

陈扬一直都在找星曜石,他想直接就买星曜石。

现在他手上财富多的自己都数不清,干嘛要那么费劲呢?

一路朝里面走去,也问了最大的商会,但都没有找到星曜石。

路上还有很多兜售法器以及各种秘笈的鬼祟之辈。

有个老人上前神秘兮兮的问陈扬:“小兄弟,要秘笈吗?什么秘笈都有。春元图,阴阳合和功,还有烈株草,以及……”

陈扬看了这猥琐的老人一眼,颇为无语。这特么都介绍的是什么啊!

哥看起来是这么不正经的人吗?

他懒得理会,挥挥手,道:“不用!”

老人颇为失望,却也不再纠缠。

又走出一截,忽然看到前方一名美丽的红衣少女正在和人争吵。

那红衣少女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但修为已经到了无为境上品。

她美眸怒睁,拉扯着一名四十来岁的青衣男子。

“好啊,总算让我把你给逮到了,你给我的那丹药根本就不是神魄丹。”红衣少女怒不可遏。

那青衣男子一把甩开了红衣少女的手,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当时咱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已经是银货两讫了。现在你丹药都吃了,才来跟我说丹药有问题。那有问题也行,你把丹药拿来啊!”

红衣少女顿时语塞。

她沉默半晌后,咬牙道:“好,你不承认你的神魄丹是假对吧?”

青衣男子道:“我卖的就是真的神魄丹,你凭什么诬陷我?”

红衣少女道:“当日我检查过你给的神魄丹,确实是真丹。但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将真丹给换走了。现在,你将真的神魄丹交出来,我可以再给你宙力丹交换。”

青衣男子摇头道:“还不好意思,我就那么一枚,现在没有了。我也没有换你的丹药!”

他反正是死不承认了。

红衣少女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哀求的神色,道:“大哥,我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有高人指点,只有神魄丹才可以救。我求你,将真的神魄丹卖给我,可以吗?”

青衣男子不为所动,道:“神经,我都没有,怎么卖?”

红衣少女不由感到绝望,道:“你一定要将事情做的这么绝是不是?”她随后冷声道:“难道你一辈子都不离开这黑水市场?江湖路窄,你一点后路都不留是不是?”

“嘿,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你威胁我是不是?”青衣男子冷哼。

红衣少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不是威胁你,我是恳求你。如果你真的要这般不通情理,那我就更不是威胁你,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青衣男子仰天大笑三声,然后冷厉的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连云坤大人都是我的朋友,你还敢威胁我?信不信,我让你没办法离开沙湖城。”

红衣少女正要说话,忽然,她察觉到什么后脸色一变。

便见她快速的从储物手环里抓出了一物。

这时候,街两边已经围了不少路人观看。

陈扬也停下了脚步,他是听到了神魄丹三个字。因为他的身上就有接近一万枚神魄丹呢。

陈扬细看之下,便见那红衣少女抓出来的居然是个小孩儿。

那小孩儿看起来八岁左右,是个像洋娃娃般的女孩儿,她双眼灵动,我见犹怜。

不过她的脸色苍白,气息微弱,似有重病在身。

女孩儿出来后,还没站稳就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囡囡,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我啊!”红衣少女又是焦急,又是担忧。

说话的同时,红衣少女又从储物手环里抓了一些丹药给女孩儿服下。

当陈扬听到红衣少女喊囡囡的时候,他的身子猛地一震。

这个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他和乔凝所生的女儿,囡囡!

那个才出生一个月就惨遭厄运的可怜孩子。

如果她还活着,现在都六十多岁了。

所以,眼前的女孩儿当然不可能是自己的女儿。

只是,居然这么巧,她也叫囡囡。

那叫囡囡的女孩儿服食了丹药后,终于平复了下来,之后脸蛋上出现了一丝红润。

她对红衣少女微微一笑,道:“我没事了。”

红衣少女这才松了口气,又牵了女孩儿的手,然后朝那青衣男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并点点头,道:“我记住你了。”

说完,她带着女孩儿转身就离开了人群。

青衣男子冷笑一声,也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人群很快散开。

陈扬不由自主的朝那红衣少女所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红衣少女带着囡囡直接离开了黑水市场。

陈扬也就跟着离开了黑水市场。

之后,陈扬看着她们入住到了黑水市场附近一家不错的旅店里。